古玩行和画廊正经历最严酷的寒冬

     这些年来,艺术品市场一路高歌猛进,艺术家们的“大作”价格被高度泡沫化;礼品市场的繁兴,曾推动着中国艺术品市场迎来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这些年来,艺术品市场一路高歌猛进,艺术家们的“大作”价格被高度泡沫化;礼品市场的繁兴,曾推动着中国艺术品市场迎来一个又一个的高潮。而大量产生的泡沫,虚抬了作品价格,打破了收藏的秩序。尤其是一些当代书画家的作品,近乎天方夜谭的价格,已完全游离于市场规律之外。

如今宏观经济结构调整、流动性普遍紧缩、国家大力反腐,在此背景下,艺术品市场表现颇为“惨淡”:画廊倒闭歇业,拍卖公司生存艰难,名家作品价格被“腰斩”……狂飙突进之后,艺术品市场迎来了残酷却不可避免的盘整和淘洗。

古玩商和画廊主

“从去年一年到现在,几乎就没有任何生意可做。从事这个行业将近二十年了,都没有遇到这么冷清的时候,我现在全是在吃‘老本’。”在北京潘家园附近弘钰博的一家古玩店里,刘先生呷了一口茶,很无奈地者感叹。

刘先生今年50出头,上世纪90年代在经商有所成的情况下开始进入北京古玩圈至今,经营明清以及现代瓷器,也算是小有名气。

“以前也有生意不好的时期,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但也不至于如此冷清。”刘先生说,他现在的工作就是每天在店里喝喝茶,偶尔和旁边店的主 人闲聊几句,然后就是从楼上看看来来往往的车流而已。“整个楼层已经有好几家店都转让了,还有一些只是在门口贴上联系方式,平常也见不到人。”刘先生说。

其实从2012年之后,艺术品市场出现变化,刘先生的生意就受到影响,出货日益困难。偶尔也有行业几家店之间的“串货”,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出口。

据刘先生讲,“很多出口都被封了,如作为礼品,作为政府消费。”“所幸多年磨练,我知道经营古玩行要有平稳的心态。大环境不好的时候也不要悲观失望,要积极‘备货’。现在只能把货囤起来,挺住冬天,期盼着市场行情高的时候可以卖高价。”

相较于刘先生,张静经营的画廊则更惨淡,已经濒临倒闭。张静的画廊是在2008年前后国内画廊发展的“黄金时期”创办的,熬过了金融危机,却在今年的苦苦支撑中渐渐不支。

“书画以前是礼品市场的宠物,当年几千元买某主席的一个斗方,最后卖到十几万元一平尺。而今这样的情况在‘习八条’之下风光不再,画廊也就岌岌可 危。而古玩商的日子其实并不算难过,他们囤的货一直在增值,并不会因为市场淡了就亏本了。”张静说。“以前十万八万甚至更贵的画,都卖得不错。现在整个大 环境有变化,一般都是老百姓买几百元的便宜字画。”

实体经济的不振和持续的反腐正在强力挤压艺术市场的泡沫,主席、院长和大师的润格价位几乎被拦腰一斩,而当初以高位拿到的书画作品,而今价格一降再降也无人问津,最终无人接盘而“砸在了手里”。

“去年到现在,画廊一年多的交易额还不如往年高峰期一个月的交易额。”张静表示,现在她的画廊是苦苦支撑,实在不行就暂时关门。

张静感受非虚。根据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估算,当前市场的成交量,大致相当于2010年书画市场高峰时期交易额的1/4。

惨淡的市场

早在内地春拍启幕之前,嘉德拍卖创始人陈东升就曾向媒体表达这样的判断:今年的艺术品市场应该会继续向下,到达谷底,明年会有回升。

“当前的艺术品市场用‘冷淡’或‘惨淡’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比如山东潍坊、淄博等地的很多画廊在今年的春节过后,甚至一张画都没有卖出过。”文化艺术与战略资深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化创意与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蔺道军说。

蔺道军分析,2005年的时候艺术品市场比较热,到2007年底的时候就冷下来,然后一直到2009年才开始恢复,一定都与宏观经济的基本面相关联。

确实,不仅画廊如此冷淡,二级市场也是冷风阵阵。齐白石创作于1947年的《花鸟四屏》镜心近日4850万元落槌,但2010年其成交价为9200 万元,价格遭“腰斩”;谢时臣的《玉林仙逸》拍出189.75万元,而在2010年秋拍中却是以504万元成交;王鉴的《仿古山水》册页刚刚以2350万 元落槌,而在2010年的拍卖价就达2016万元……

一份来自雅昌的调查报告称,2015年中国艺术品春拍市场总成交额为244亿元,同比去年的335亿元下滑了27.2%,成交量同比降40%,成交 率同比降12.89%。其中书画、瓷杂和现当代艺术三大板块量价齐跌,现当代艺术跌幅最大,成交额同比下降44.17%,几近腰斩。

详细来看,今春书画市场释出量为144751件,有48730件拍品成功交易,共创收113.11亿元,同比下降了33.05%。不仅如此,2015年春拍的成交率也不如2014年同期,为33.66%,同比跌了14.66%。

据业内人士透露,规模较大的一、二线拍卖公司,今年的总体策略就是“过冬”——减

少拍卖场次、缩小规模,以降低成本,缓解压力。相当一部分从2005年至2014年持续经

营艺拍业务10年的机构如北京传是、北京银座、北京盈时、蓝天国拍、福建拍卖、中拍国际、浙江南北、河南金帝等在今春停拍。“综合上述情况,可以说,当前整个艺术品市场确实可以用‘惨淡’来形容”蔺道军感叹地说。

挤泡沫的机会

面对市场的冷淡,多年从事艺术品投资的张金东却开始在拍场寻找自己喜欢的艺术品。

“在市场冷的情况下,投机的人少了,这样可逐渐拧干水分,挤掉泡沫,还原艺术品的真实价值,”张金东认为,现在的市场,高价、天价的拍品正在下降,几百万元也能买到大作品了。泡沫、水分挤掉了,正是收藏的好时机。

在众多的业内人士看来,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经过这些年的爆发式增长,期间产生了大量泡沫,现在市场进入冷淡期,也正是挤泡沫的时候。

“市场调整的主要是前期艺术品价格升幅过快、过高所形成的泡沫,这种调整不是来自政府或外力的调整,而是市场的自发行为。市场本身具有纠错机制。”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说。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也认为,以前涨得太多,现在很大一部分中低档次的艺术品下架,以前这类需求占拍卖市场成交量的10%以上,但现在这种需求减少后也影响了主体市场。

“在宏观经济结构调整、流动性普遍紧缩、国家大力反腐的影响下,艺术品作为投资方式及礼品的作用和意义下降,促使这部分成交量的泡沫被挤压。”资深艺术市场专家龚继遂说。

目前,挤泡沫的效果已经初步显现。“一方面是藏家惜售趋势越发明显,另一方面投入到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资金量也在减少。那些在市场最火爆时盲目入市并以投资作为主要目的的买家正在逐渐退出这个市场。”古陶瓷鉴赏家胡智勇说。

市场的方向

面对市场的冷淡,上面提到的刘先生表示,还是要积极适应市场的变化,做战略战术的调整。“比如很多古玩商都把目光转向网络,这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销售渠道,如网店、微信朋友圈、微信公众号等,我也在向这个方面努力。不改变思路怎么赚新时代的钱?”刘先生说。

深圳云峰拍卖公司董事长张京表示,以前艺术市场过于火热的时候,年轻艺术家没时间精心、潜心创作,因为订单太多,现在随着股市动荡和经济大环境不太 好,艺术市场没有以前的虚假繁荣,年轻艺术家们可以精心创作。当艺术家作品水平真正提高了,作品就又会回到高价,成为人们真正认可的艺术。张京认为,市场 永远都有,股市或经济所造成的影响也是相对的,相信如果出现一个流传有序的好作品,还是有人会买。

针对一级市场的发展,艺术品投资专家吕立新建议,画廊要“忍”,不能盲目、急于投资和代理新的艺术家项目,应缩小规模。同时要“变”,及时更新产品,特别是主打当代艺术家的画廊,可以考虑转做近现代书画。

针对二级市场的发展,吕立新建议,拍卖公司要降低成本,缩小规模,因为目前还是“狼多肉少”,征集作品困难,客户资源也有限,大家都在争这些资源; 同时,要提高拍品质量,因为在资金有限的前提下,买家更趋理性和冷静,收藏精品的意识非常高;同时要提高整个拍卖公司的服务理念、业务水平。

而对于藏家,吕立新则建议,藏“精品”,非精品不碰!无论现在、未来,真正能带来巨大收益的一定是精品,是那些真正具有艺术价值、好画家的代表作。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29609000:2017-03-26 05:4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