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博鳌“对话”:谁是四大行业中新颠覆者?

360董事长周鸿祎、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中兴通讯总裁史立荣等重要嘉宾进行跨界对话:颠覆式创新

2015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 360董事长周鸿祎、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中兴通讯总裁史立荣等重要嘉宾进行跨界对话:颠覆式创新。在“言必称颠覆”的时代,企业家们如何面对颠覆呢?难道不颠覆真的会死吗?互联网领域、金融领域、房地产领域、制造业中最容易出现新的颠覆者?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一起看《对话》栏目中,各位业界领袖的犀利问答。

周鸿祎博鳌“对话”:谁是四大行业中新颠覆者?

图:360董事长周鸿祎(左三)等人在《对话》节目现场

“颠覆式创新”似乎被很多场合下反复使用,好像不说“颠覆”、不论道“创新”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一样,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词的来源。周鸿祎在节目中说道:“颠覆式创新最早是由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的两本书《创新者的窘境》和《创新者的解答》中提出的。”而常见的颠覆式创新,在周鸿祎看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商业模式的颠覆,一种是用户体验的颠覆。前者就像你做一个东西比别人便宜,或者别人收费,你免费的形式,后者就像把过去很复杂的过程变成很简单的事情。

Apple Watch为什么不算颠覆式创新?

虽然很多人认可Apple出品的iPhone是颠覆性的产品,但是对于Apple Watch“颠覆式创新”的认可程度就不尽相同了。至少周鸿祎就很直接的调侃自己“买不起”!他认为相机被手机颠覆,并不是手机比相机做的好,而是因为人们懒,不愿意带更多的东西。所以颠覆式创新不一定是新的技术或前人没有做过的东西。沈南鹏也认为所谓颠覆式创新发现一种现在大家还没有意识到的应用,不是一种新的需求。

而且周鸿祎认为Apple Watch想颠覆传统的手表、手机、传统医疗设备这三样东西,但从目前来看用户体验并没颠覆,而且尽管它比很多奢侈品便宜,但比很多普通产品还是贵!

四大行业谁会出现新的颠覆者?

互联网领域、金融领域、房地产领域、制造业这四大行业中谁最容易出现新的颠覆者?

现场有嘉宾表示四个领域的融合才能带来量变到质变的新的颠覆。而沈南鹏则认为制造业会成为未来新颠覆者出现的沃土,他认为中国自身的体量巨大,很多地方制造业基数低,有很大发展空间,任何创新可以带来产能的进一步提升和释放。工业自动化、新材料都有巨大潜力,长远来看制造业所出现的增量未必会比互联网行业低。

不颠覆会死吗?小公司怎么玩创新?

如果这个问题太刺耳,可以换一种问法:“这个时代还有基业常青的事出现吗?” 史立荣认为过去一个比较成功的商业模式可以持续二十、三十年,后来缩短到十年,再后来即便是非常成功模式持续四、五年自己就得变革,如果自己不变,就被别人变。现在的企业有集体焦虑的问题,现在做的比较好的人天天担心别人革自己的命,现在天天革命的人也比较焦虑,革别人的命也没那么容易。正如周鸿祎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曾说过:“面对现在互联网的冲击,很多传统企业家都患有一种病——互联网焦虑症!”

其实,颠覆这件事并不是最近几十年才有的,有数据显示上世纪20、30年代,新进入美国五百强企业比例约为15%-18%,而70、80年代是30%、40%,但2000年到2010年的新进企业比例则是62%,所以可以说被如果不用创新去颠覆,那么死亡的概率是可以量化出来的。换句话说,不颠覆真的会死!

而对于创新的小公司要想活命,周鸿祎认为一定不能按照大公司的游戏规则去玩,如果跟巨头做一模一样的事情,它比你更有人更有实力,你几乎一点都没有机会。尽管很多时候颠覆式创新在刚出来的时候被人认为有很多缺点,并且不完美,但在颠覆式创新的道路上并没有什么招数,很多理论都是马后炮,所有的创新战略一定要回到用户需求、用户体验和产品本身。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29609000:2017-03-26 21:01:05